人妻少妇中文字幕乱码

<rt id="6aeik"><small id="6aeik"></small></rt>
<sup id="6aeik"></sup>
<rt id="6aeik"><small id="6aeik"></small></rt><rt id="6aeik"><center id="6aeik"></center></rt>
<rt id="6aeik"></rt>
<sup id="6aeik"><div id="6aeik"></div></sup>
<rt id="6aeik"><small id="6aeik"></small></rt>
  • 聯系我們
    名稱: 河南暖豐電熱科技有限公司
    聯系人:李總
    移動電話:13703863330
    固定電話:13937182078
    地址:河南省鄭州市經開區航海路第八大街富田財富廣場3號樓1808室
  • 資訊內容

    **的暖氣會凍死人么

    發布時間:2019-10-19

    **的寒冬將軍不知道困住了多少想要統一歐洲的英雄豪杰。凜冽的寒冬一向都是****的防御**,只要把敵人耗過一個冬天,**人就總能迎來自己的轉機。

    但是,寒冬將軍也是一柄雙刃劍,在傷害敵人的同時,不可避免地也會對**自己造成傷害。入侵的敵人在這片土地上只需要臨時地忍受寒意,**的老百姓卻要一生生活在低溫的籠罩下。因此,供暖無疑是**民生問題的重中之重。


    看上去,盛產燃料的**不會遇到什么供暖難題,然而事實果然如此么?

    **是一個寒冷的國家。


    由于國土大多數位于溫帶到亞寒帶,甚至還有部分北極圈內的領土,**的冬天不僅漫長,而且致命。僅僅從氣溫上看,即使是相對靠西南的優都莫斯科,也要在冬天面對零下13度的低溫。到了北方那些深入寒帶的小聚居點,每年經歷一周零下40度的極端低溫也是家常便飯。

    因此在**,取暖一直都是一件大事。


    得益于沙皇**向東快速的擴張,古代**人獲得了西伯利亞森林中取之不盡的木材。這些木材不僅可以作為建材出口到西歐國家,還可以作為燃料幫助人們度過苦寒的冬天。

    在那個時代,集中供暖的技術還不存在,零散而稀疏的居民點也讓集中供暖難以實現,人們都會在家里筑起壁爐,點火取暖。在19世紀的**人眼里,壁爐就是家,伏特加就是**,有這兩樣東西,再困難的冬天也不成問題。壁爐和烈酒,也一直都是**文學中經常出現的典型符號。

    不過**更密集的人口還是集中在西部的兩座大城市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這兩座城市是**率先進入百萬人口俱樂部的城市,在人口高度集中的早期倒確實面臨過供暖難題——正如這兩座城市的吃飯問題一樣,要么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強行從外地輸血,要么就讓城里人挨餓受凍。

    好在19世紀末,**人終于啟動了西伯利亞大鐵路的建設,遠東森林里的木材源源不斷地進入西部的大城市。那時候的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居民,也能在城中買到便宜的柴火,在自家爐子里點火過冬。**的供暖,算是在城市和農村之間找到了一個平衡,依靠零散的民家自有供暖系統解決了這個困難。

    但暫時的穩定總是很容易讓人樂觀地估計形勢,蘇聯的**導師們就犯了這個錯誤。


    **和他的戰友們熱衷于快速推進全俄城市化,強制打破了**長久演化來的供暖平衡。許多村鎮被改造成小型城市,有些的居民數量翻了幾十上百倍,與此同時這些村鎮周圍原本存在的小村落都被取消,原先的供暖系統也就需要重新改造了。


    集中供暖終于登上了**的歷史舞臺。

    從蘇聯建立初期一直到赫魯曉夫時代,集中供暖系統在全俄遍地開花,逐漸成為潮流。


    這個時代的**峰,要數赫魯曉夫樓(Khrushchyovka)。這是一種三到五層的公寓樓,造型簡單丑陋,造價非常低廉,是蘇聯時代的保障房。說白了,這就是中國筒子樓的原型。

    赫魯曉夫對這種樓房寄予厚望,認為在他這種“反對浪費”的建筑哲學下,蘇聯能夠節約出更多的資源建設**,而非華而不實的腐朽享受。


    不過再節約資源,也不能節約冬天供暖的資源,否則**的冬天很快就會讓支援**建設的有生力量快速減少。于是他們想出了非常工業化的好方法——把工廠里的廢熱用管子輸送到居民區,暖氣片里的蒸汽為瑟瑟發抖的居民們帶來了充足的暖意。

    如果居民樓附近沒有工廠,就用一座中央供暖廠替代,并用大管線連接到盡可能遠的地方,以提高暖氣生產的邊際效應。


    北方人,尤其是東北人對這種供暖方式不會陌生。在中國大張旗鼓學習蘇聯老大哥的年代里,這種供暖模式被大規模引入,作為**工業化建設的重要標志而存在。至今在北方的一些地區,國企工廠周邊的居民樓仍然享受著廠子帶來的溫暖。

    當然這個潮流在蘇聯的發展也不是一帆風順的。斯大林時代就出現過一次斷層——斯大林把數以百萬計的城市人口又遷回了山林田野中,他們在大木屋里的供暖只能依靠幾座壁爐的微弱火光,柴火當然也要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利用廠子里的廢水廢熱滿足居民需求,某種意義上來說還有環保的功能,但卻無法滿足居民越來越高的供暖需求。居住在蘇聯筒子樓里的人們從60年代后期開始不斷抱怨著廠供暖氣的不穩定,逼得蘇聯**另想辦法。


    較終,他們也搞了一次天然氣改造,從西伯利亞的氣田向城市輸送供暖用的能源。可是這點增量還是沒有能夠讓人民滿意,蘇聯的供暖竟然陷入了能源危機。


    隨著蘇聯的衰敗,供暖問題和所有一切民生問題一樣變成了一個大包袱,能滿足供暖需求的人就會成為英雄?,F在的**國防部長紹伊古大將就是這樣一位**人物。


    他曾經擔任過聯邦緊急情況部長,指揮應急團隊為各地斷暖斷電的民眾快速提供備用鍋爐和電機,收獲了極高的人望,差點被選為總統。

    鑒于此,蘇聯解體后的****也在供暖問題上無限向民眾示好,以提高自己的執政合法性。


    按照**相關法律,即使一棟樓里有一大半的人都拒絕交供暖費,供暖公司也不能切斷這棟樓的暖氣。畢竟在零下幾十度的氣溫下,斷人暖氣基本就等于謀財害命。

    但上有政策,下自然就有對策,供暖公司雖然不能主動切斷供暖,卻可以對影響供暖的技術問題延遲處理。這事的操作空間就太大了。前面提到的中央供暖站大管線長距離輸送為現在的黑心公司留足了后門。


    由于供暖管線太長,蒸汽在途中損失嚴重,在管子里凝成液態水,天長日久造成了嚴重的腐蝕。誰也不知道,這些看似結實的大管子什么時候會突然嘣一個洞,把里面的蒸汽像云彩一樣噴出來。

    崩壞的暖氣管道在路邊形成了云霧繚繞的蒸汽帶,更讓經過的行人一不小心就中招掉進管子里——在**,這樣的社會資訊并不少見。至于因為管線破損而突然斷了暖氣的附近居民,就只能自求多福了。大多數情況下,當地官員和供暖公司的負責人都會鄭重承諾事情很快會得到解決,恢復供暖的時間卻取決于居民交費用的熱情程度。

    有時候,不僅是來自蘇聯時代的破舊管線影響著人們的生活,更可怕的是因為**而產生的新毛病。


    2012年,**的老家圣彼得堡就爆出了巨大的供暖丑聞:當地的能源委員會**特里施金(Oleg Trishkin)因為使用了不合格的供暖管線而被捕。同時受到牽連的還有他的三名手下和前任**。


    這幾位大佬**買進了**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Газпром)的舊輸氣管道,簡單清洗后偽裝成供暖管道埋設入地下。供暖管道在技術標準上和普通的輸氣管道很不一樣,需要進行特殊的防漏抗高溫處理,而這些問題管道顯然無法達到這些要求,很快就會崩壞。

    也正是因為這些管道接二連三地爆了,才牽出這背后的貪腐大案。


    因寒冷而憤怒的老百姓和供暖公司無從吵起,跟地方**也沒話說,但還有**一個表達自己不滿的方式——威脅總統。莫斯科東南方小城佩爾沃邁斯克(Pervomaisk)的一些居民,就因為和當地供暖企業的拖延而在寒冬中生活了一段時間。


    穿著鴨絨服睡覺的居民們較終**,給統俄黨支部寫了一封信:“請轉告**閣下,您要是再不給我們供暖,明年我們就選別的候選人了?!?/span>(信件大意)

    **當然不會真的在意這些選民的選票去向何方。不過較終,他們還是得到了新的管道和暖氣片,重新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即使到了今天,坐擁令人艷羨的石油天然氣資源,**的冬季供暖也還是沒有達到令人滿意的程度。當然可怕的供暖危機并不會發生在萬眾矚目的優都**和圣彼得堡,只會悄悄發生在一些無人關注的小城市里。

    剛才提到的佩爾沃邁斯克(Pervomaisk)和另一篇報道中提到的巴爾代(Valdai),都算是莫斯科優都輻射圈內的城市,卻完全沒有享受到靠近優都帶來的便利,只能在寒風中瑟瑟發抖。而它們,也都不過是**這些小城的一個縮影。


    人們擔心再這么下去,寒冬將軍就要把守護了千年的**人也弄死了。


    陜西國網漢中供電局積極服務電采暖電暖器客戶



  • 營業執照

    人妻少妇中文字幕乱码
    <rt id="6aeik"><small id="6aeik"></small></rt>
    <sup id="6aeik"></sup>
    <rt id="6aeik"><small id="6aeik"></small></rt><rt id="6aeik"><center id="6aeik"></center></rt>
    <rt id="6aeik"></rt>
    <sup id="6aeik"><div id="6aeik"></div></sup>
    <rt id="6aeik"><small id="6aeik"></small></rt>